导航菜单

济南小伙拿到山大录取书,学费愁坏一家人

小伙王绪琳家住南部山区柳埠街办,18岁的他是今年的应届高考生。一个多月前,高考成绩公布,王绪琳成绩优异,顺利被山东大学录取,而原本家中欢乐的气氛,却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刻开始变得紧张起来。寄来的通知材料里,标明的元学费让父母皱了眉,想到还有个在京求学的姐姐,姐弟俩的学费出处让一家人犯难。除了趁着假期出门打工,这个刚成年不久的小伙想不到别的办法,直到8日下午学校的一通电话,让他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……

 王绪琳收到了山东大学的录取通知书

又当家教又端盘子他最忙碌的“暑假”

高考结束后,王绪琳就从学校回了家,这些天一直待在家里。高中一直住校,学校到家坐公交车要3个多小时,那时他一个月才回家一趟,高考后的这段时光算是他这几年在家待得最长的一段时间了。

说是回到了家,其实王绪琳也没怎么闲着,真算起来,这个“最长暑假”反倒是他最忙碌的一个假期,第一次抛开作业、读书,他像个大人一样,忙着打工挣钱。“没办法,我要想办法筹钱嘛。”他说。

周一到周五,他要忙着给亲戚家的小孩辅导功课。两个小孩不在一处,他只能两头跑,同村表姐家的外甥女还好,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,另一个家住仲宫的孩子就有些远了。工作日当家教,周末时也不能闲着,柳埠门牙附近有不少农家乐,他要去那里帮老板端盘子。

争气的姐弟俩和埋在开心后的忧愁

时间回到一个多月前,独自在家的王绪琳接到了姐姐的电话,“她帮我查了分数,639分。”得知成绩,他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,“算是正常发挥,没出意外吧。”和儿子的淡定不同,父母回家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了很久,一家人高兴地查起学校资料准备填报志愿,最终选择了山东大学,随着录取通知书陆续寄出,王绪琳也收到了他的那份。只是那时的他还没想到,家里原本欢乐的气氛会在这时起变得紧张起来。“爸妈看到学费要元,就很为难”。

原来,王绪琳有个大他8岁的姐姐,如今正在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读研,“姐姐的学费每年要元,我俩加起来光学费就要3万块了。”他说,母亲在村附近的工厂打工,每月不过2000多块的收入,父亲身体不是太好,靠开三轮车帮人运货,收入更是不稳定。这几年家中刚还完早年的欠款,父母的收入刚够一家人的日常开销,要想一下拿出几万块给姐弟俩付学费,实在是很困难。

他想靠自己走出去再回来

“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尽管学费一时还没着落,但笑容一直挂在这个略显腼腆的小伙脸上,眼底带着光,“我真的很想去读书”。

拿到通知书后,王绪琳闲暇时也会跟姐姐讨论日后的大学生活。他想好好读书,像姐姐一样继续读研深造;他想靠学到的本事,找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,这样就能让父母过得更好点、轻松点;他想回来帮着带村里的孩子们,让这里变得更好;他甚至想有机会去西部支教,因为那里有许多像他一样渴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孩子。

一个都不能少每一个都要好

达到当天最大量